最新消息:游视界,给你简单方便看的最新资讯!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简资讯 5uworld 0浏览 0评论

原标题: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作者:永远的迪迦

封面:《盖亚奥特曼》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带你追溯圆谷研究所的起源!

第四章 圆谷制片厂成立之道(后篇)圆谷御三家

圆谷英二能决定设立圆谷制片厂的第三个核心理由,因为有圆谷研究所。

那要理解这段历史故事,就要搞清楚两个问题了。第一,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第二,圆谷研究所凭什么资本能成为正式企业、法人性质的圆谷制片厂,也就是说有什么成员。

一九四八年三月三十一日算作英二老爹后半生的开始,他又双叒叕下岗了。其实都懂,这回不是辞职了也不是被开了,是被美帝流放了。

下岗以后怎么谋生,做自由职业者,只有通过开个圆谷研究所才好继续干本行。现在老爹不是东宝员工身份了,也不是任何大型影视公司的员工身份了,他就是个在研究所里接外包的。哪里下的单都能接,专门负责特殊技术的部分。这相当于什么性质,我找个最好懂又最相近的例子作比方,就是今天的东映超级英雄里的,“特摄研究所”这个机构。不过有两点不同,第一,圆谷研究所不是法人,不是企业。第二,圆谷研究所接了外包的片子,职员表上一般来说,也不会出现圆谷英二或圆谷研究所这些字眼的。

这是史上第一个圆谷研究所。(七十周年有了吧?)一个下岗的人哪有资本建什么研究所你想想,所以地点就在他家里。就是东京都世田谷区祖师谷大藏三丁目,离东宝砧摄影所步行一刻钟到二十分钟的那地方,《迪迦奥特曼》第四十九集的那个取景地。这是一九三七年,森岩雄把英二调到东宝东京摄影所就任特殊技术课课长时,专门给他的一座宅子。东宝东京摄影所,就是后来的东宝砧摄影所,到今天已经直接称东宝摄影所了。也就是说属于公司为员工买的房,足够大滴,放一间出来改造成研究所没问题,你看看森对英二到底有多够意思。

到一九五〇年情况变了,老爹回归东宝,这是在《圆谷百一十年史》第一回就提出的历史事件。但是只是回来了而已,美帝的流放处分并没解除啊,所以是什么意思,老爹开始以接东宝的外包为主。那个圆谷研究所也就不在自家宅子里了,直接移到东宝砧摄影所里面去。这是史上第二个圆谷研究所,东宝商标那个圆圈圈后面像有太阳金光闪闪的视觉效果,最初的版本就是在这里制作出来的。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到一九五二年,美帝终于卷铺盖走人,一切处分也就消失了。森回到东宝,然后把英二也正式招回东宝。接下来很快就是《太平洋之鹫》《哥吉拉》《透明人》这些大作诞生的,老爹人生的巅峰时期到来了。于是这也就意味着,那个用来接外包的圆谷研究所,已经没有存在必要了对不对。所以实际一九五二年后,圆谷研究所是停止了的,这段历史就结束了。

然鹅!老爹感到还是有必要。第一点是时间上的原因。五十六年代的日本影视界黄金时代,电影各种量产,同一个剧组平均一个月就制作完成个电影那是正常状态。特殊技术要很花时间,可也得赶工。就算赶,圆谷组大体上也是平均两三个月,才完成一个影片的特殊技术部分。日程紧张就得绞尽了脑汁玩花样啊,如果那个圆谷研究所还在,那在东宝砧摄影所进行新作的制作同时,可以部分工作由圆谷研究所来承担。玩双开,总能缓解一点点压力。

第二点是技术上的原因。老爹已经尝过甜头了,之前开的圆谷研究所除了用来给失业状态接外包谋生,还教育了一批人才啊。育成后进的新锐的人才,发展提高特殊技术,这才是老爹想要的。四十岁以前他一直在干的不就研究这个嘛,只不过那时是一个人混这混那,后来有弟子一批一批出来了,这叫真幸福。而且之前在圆谷研究所育成的那批新人,五十年代到了东宝那个个都成了大将。可是人红了之后需求量大了,在东宝这么忙的岁月里还谈什么研究,所以不行,那圆谷研究所还得要回来。

所以一九五六年,老爹把圆谷研究所又重开了,还是在他家那个宅子里。这是史上第三个圆谷研究所,主要干什么呢,分担部分东宝那些大片的合成作业。第一因为场地上的限制。合成技术的室内作业多,搞大动作在东宝砧摄影所里可以搞,而自家小宅子里能搞什么,室内合成比较现实。第二因为技术研究的必要性。特殊技术我们说过了核心有三块领域,特殊摄影、特殊美术、合成。精髓就是合成技术,老爹从早年开始花在这方面的研究精力就最多,这方面最有研究需要的紧迫性。

历史上出现过的这三个圆谷研究所,当时业内人简称都直接叫圆谷研究所,但全称不尽相同。可全称又是什么呢,这个就有问题了。因为圆谷研究所都不是法人,这意味着没有一个套路的正式登记,那要找确定性可信度最高的史料就没处可找。曾经在所里的当事人的记忆不会统一的,有的这么叫有的那么叫。当然死揪住全称各自到底叫什么的问题已经没什么必要,跟找上妇产科医生研究秦始皇他爹到底是谁似的,我们应该奔重点。

只是对于不清楚历史上有三个圆谷研究所这个前提的人来说,一看不同的人对不同的圆谷研究所的全名称呼不同,肯定要懵逼。我总结起来多种文献不同的称呼,理清一下的话下面这些全称应该是最接近当时实态的。一九四八年在老爹宅子里的第一个,称特殊影视技术研究所。一九五〇年迁到东宝砧摄影所里的第二个,称圆谷特殊技术研究所。一九五六年老爹在宅子里又重开的第三个,称圆谷特技研究所。也就是说这个全名,是在一步步接近后来的正式企业名称。

你看啊,业内人简称,或者说俗称、通称,为圆谷研究所。这现象在第一个时就已经出现了,但全名中还没有圆谷两个字。第二个开始出现圆谷之名冠在研究所名称上,“特殊影视技术”也简化成了“特殊技术”。于是从此对于外行一般观众就懵逼了,你说“特殊技术”,不懂是什么玩意儿。不能反应过来是指影视领域的技术,非得被媒体加工一道叫成“特摄”,这点以前在详解这套文字游戏时解说过。到第三个,“特殊技术”就继续简化成“特技”了,这时最接近后来正式的企业名。后来圆谷制片厂最直接的前身,就是这第三个,圆谷特技研究所。而我们知道,圆谷制片厂最初还不叫圆谷制片厂,叫圆谷特技制片厂。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虽然先后有过三个圆谷研究所,不过归纳起来其实是两代。从第一个到第二个,是直接转移过去而形成,这俩都是第一代。而从第二个到第三个,是一时中止了而后再开,这是第二代。“特殊影视技术研究所”和“圆谷特殊技术研究所”的关系,比作西周和东周。“圆谷特殊技术研究所”和“圆谷特技研究所”的关系,比作西汉和东汉。

特殊技术是团体的协作,这点过去强调过好多遍,所以老爹才会热衷于挖掘和育成新锐技术人员。他光一个人就什么也做不成,所谓自己创立新企业,核心人员必然由弟子们来构成。圆谷英二的弟子,这是个庞大的人群,数量有三位数。观众们可要有心理准备了,虽然今天这回还远远讲不了多少。

包含在这个概念中的成员,到圆谷制片厂设立为止,总体来说有四大类。

第一类是战前来到东宝特殊技术课的人,这些人就称为初代圆谷组。宽泛界定的话,就指一九三七年森设立东宝特殊技术课让英二就任课长开始,到一九四八年老爹被流放处分下岗失业为止。不过核心的活跃时期,实际是在一九四〇年到一九四四年,这段期间上头的所谓大人物下达的战争片任务最密集。

这第一类人物里后年的代表人物,是川上景司和上村贞夫两特技监督。这帮人的特征是大多因为各种动荡离开得早,战后不以东宝作品为主,更不以圆谷制片厂作品为主。而是成为了五六十年代日本影视界黄金时代,向整个影视界扩散特殊技术的生力军,是没有老爹的各大公司在特殊技术方面的始祖和顶梁柱。

第二类是老爹失业后到正式回归东宝的期间,来到圆谷研究所成为研究所员的人,第一代圆谷研究所的人。这第二类人物里后年的代表人物,是有川贞昌和真野田阳一两特技监督。他们的特征是不管东宝作品还是圆谷制片厂作品,都手到擒来的,参加的作品数量多而且范围广,四处开花的。

第三类是老爹回归东宝后,加入东宝圆谷组的人。这类人数最多、跨度最大,是日后七八十年代,把特殊技术扩散到整个日本影视界,无论大公司和各种零散小制片厂,的主力军。这第三类人物里后年的代表人物,是中野昭庆和川北纮一两特技监督。这类人跨度太大,具体到这两人,其实来圆谷组的时间比起下面第四类还晚些。他们的特征是以东宝作品为主,与圆谷制片厂作品也有数次关联。

第四类是老爹在家又重设圆谷研究所后,加入成为研究所员的人,第二代圆谷研究所的人。这第四类人物里后年的代表人物,是高野宏一和佐川和夫两特技监督。他们的特征是以圆谷制片厂作品为主,与东宝作品也有数次关联。

这么四类说是都算老爹的弟子,实际前后跨度是一代又一代人。从川上景司到川北纮一,年龄差距已经超过三十岁了。当然往后还能有第五类,圆谷制片厂正式设立后再加入进来学艺练级的人。这类人的数量本身也不算少,但能有机会与老爹多次接触甚至受到直接指导的就很少了,已经是老爹的晚年了,代表人物是大木淳特技监督。再往后的一辈,像到现存最高资历的大冈新一这里,他已经是视高野为师的一代人了。

这四类人都在奥特系列中,担任过小到末级助手大到特技监督的重要职务。不过你可以明显发现,最初期刚成立的圆谷制片厂,那套可以成为即刻中核战力的班子是从哪里来的,第四类。第二代圆谷研究所的人,金城哲夫也属于这第四类的人。但是从最核心的“特殊技术研究”这个要点上说,战力是三员大将,按前后辈的顺序,高野宏一、中野稔、佐川和夫。

那我们就可以来看这三人什么来头了。三人中资历最前辈的高野,后来也是存在感最高,但是反而是史料最少。或者说不叫少,而是困难,因为他死得太早又死得太晚。

什么意思呢,死得太早第一是指年龄,第二是指时间。享年七十三岁,这个虽然远远不算英年早逝吧,但放在现代的日本最少最少没满八十岁都不好意思说活够了的感觉。这是次要的,时间上,死后已近十年了。十年可以发生的事太多了,十年前为止至少在俗称的特摄迷之中,史料意识确实比现在淡薄数倍。主动花大精力去搜集和整理史料,甚至大规模找人采访啊出回忆录啊,有倒是有,要说积极不积极那看跟什么比,跟现在比显然杯具。真正大规模爆发一股潮流,是从二〇〇九年到二〇一〇年那段时间出现的,正好是高野刚逝去后不久。

这意味什么,我们已经无法直接从高野口中获得第一手史料了。这么一个存在感强烈的人,身后却还是只能以从别人口中寻来的第二手史料为主。古谷敏那句话很痛心的:奥特曼的特摄的故事,高野监督不在了,现在能讲述的只有我了,责任重大。这个时间点之后还活着的人就好多了,很多人史料意识觉醒了,很积极地去打破一堆老人平静的生活,撬开他们的嘴。像川北,享年才七十二岁跟高野差不多,他的前辈中野跟高野同龄则还健在,但川北就是把能留给后人的史料差不多都留下了才走的。

死得太晚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是指与老爹相比。说是死后近十年了,听起来也是很长时间了,虽然第一眼见到高野的讣告那天,我在什么地方什么钟点周围什么环境眼前什么陈设我还记得。以前也说过高野和老爹相似点最多,今天接着说还有一个相似点,就是这个史料来源问题。老爹同样是生前几乎没能留下第一手史料,好在最有价值的,就他那个记日记的习惯。这还是后人擅自扒他隐私,而且日记毕竟不是以给人看为前提而生的。第一是字迹认不清,判读困难,至少我是经常看不懂写的什么字。第二是记载极端简略,说的都是老爹自己懂的事,后人要判别每一条每一条到底在说的啥,必须拼凑补齐很多碎片。

那时真心不流行什么采访出自传啊回忆录啊,从初代哥吉拉以来当了十八年的中岛春雄世界闻名了,找他出自传但很长很长时间他都拒绝不出,理由就一句:我的恩人圆谷老爹连一本自传都没来得及出就走了,所以我不能出。所以今天我们能够得到的关于老爹的史料,九成以上都是从这这那那的别人嘴里逐渐搜集整理修复的,第二手史料,比如我以前写出来过的所有。但是老爹逝世以后毕竟很久了,史料的搜集加整理加修复工作也已经给了挺多时间。早逝的圆谷一和金城哲夫也是这个道理,而且他俩不是技术人员是文艺人员,比较贴近一般人生活能理解的范围,所以更多人愿意去扒他们的史料。相比之下高野就死得太晚了,至今我们要得到关于高野的丰富史料,仍然算困难的。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今天我们对于加入圆谷制片厂之前高野早年的生涯,大致能知道小学时读的玉川学园,同学有老爹的二儿子圆谷臯。玉川学园还记得不,对就是金城读过的那个。但高野读的是玉川学园小学部,金城则是考冲绳的那霸高中落榜后,来到玉川学园读高中部。所以他俩不曾在同一学校,而对于从小学部开始一直读完高中部的皐,高野和金城则分别是同学和学弟的身份。

中学时高野读的成城学园,包括初中和高中。成城学园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对于熟悉东宝黄金时代的人这会是个敏感词汇,这地方走路到东宝砧摄影所,同样只要一刻钟到二十分钟。当然实际方便多了,出东宝砧摄影所的西门,直接就是条笔直大道通向成城学园。于是我们看到了什么后果,高野高中毕业后没有选择考大学,而是直接打入影视界。十九岁来到圆谷组,跟老爹当年进入影视界同龄。搭上这架桥的就是皐,皐自己倒是去读成城大学了。

圆谷组的摄影班,这时《哥吉拉》刚刚爆红了,紧急制作续篇《哥吉拉的逆袭》在前作之后五个半月就上映。高野在摄影班里,一个最新来的当然当最末级摄影助手,前面有五个前辈。加上高野自己六个人,这六人的摄影班的成员,我们可以分三类。

第一是领班摄影技师有川贞昌,圆谷组的这个位置是雷打不动属于有川的,直到十几年后他被老爹亲手提拔成第二代本家特技监督。第二是老司机摄影助手,三个人,富冈素敬、真野田阳一、桦岛幸男。第三是萌新摄影助手,两个人,除了高野之外他前面还有个人是谁呢,圆谷一。

前两类是是初代圆谷研究所的人,当时在初代圆谷研究所,有一支圆谷战队摄影连者。五个人,除了前两类的四个人之外,还有一个国分正一,是在富冈之后真野田之前加入的第三人。但是有两个人离开得早,桦岛和国分。国分最晚到一九五四年,参加了《太平洋之鹫》和《别了拉包尔》,但是《哥吉拉》的时候已经走了,桦岛一九五六年也走了。于是之后长年的固定阵容,有川、富冈、真野田三人,就成为了圆谷组最精英的三员大将。每回圆谷组有新作了,特殊技术的摄影有需求至少三台摄影机同时对着现场,这三台摄影机就按主次顺序,分别由这三人掌控。

有川和富冈都是比高野年长十岁以上的前辈了,而真野田也是个非常厉害的人,论生理年龄他其实比高野还小上一个多月。《哥吉拉》的时候国分已经走了,桦岛还在,于是一哥是来接替国分的,二十三岁。到《哥吉拉的逆袭》,是一哥的第二作,高野的第一作。不过一哥没有第三作了,因为紧接着他就被老爹一脚踹进了东京放送电视台就职。

高野在圆谷组,也就是东宝特殊技术课,混了大约五年多。进入第二代圆谷研究所,成为研究所员就是在这个时期了。二十五岁那年,高野被皐安利进富士电视台就职,皐是在二十二岁时被老爹踹进来工作的。但也不意味着跟老爹的关联就断了,还在圆谷研究所继续着他的修行日常,也能以研究所员的立场参加老爹私自在研究所操作部分作业的东宝大作电影。

结婚也是在这个时期。这是一罐逗比的狗粮,话说那天啊,圆谷组又在打棒球玩。圆谷组连自己组建的棒球队都有,光学摄影技师宫西武史回忆说,自己刚来圆谷组那时记得有川就问过他两件事。不是问学历多少啊,资历如何啊,技术水平怎样啊,却是问,喝酒吗、打棒球吗?老爹也是酒鬼,有川自己倒不是酒鬼,但也是个玩棒球的主。

就是这个 宫西武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高野在棒球队里当投手,那天被猪队友坑了,不对,助攻了。因为觉得投出去的球速还不够快,喊着速度再快点,再快点!高野卯足了劲再投那么一下,杯具了,手臂骨折。那肿么办,住院呗,住大藏医院。这又是个离东宝砧摄影所脚程一刻钟到二十分钟的地方,不过这回在东边,现在已经不叫大藏医院了,成了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住院的高野可没闲着,据说独臂更有侠风,他的护士就是命运的那一位,后来的高野太太。这故事是不是好像在哪听过,嗯对想起来了吧,跟老爹当年与真砂乃太太对上眼的故事有点像。(观众:不不,我说想起来了是指肯和玛丽的故事。)

东宝特殊技术课组建的棒球队: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队服上用洋文写着哥吉拉,看清楚拼法喽,写的不是哥斯拉,是哥吉拉。左边站着队服都没穿的是当时的愣头青川北,中央坐着的是当时的特殊技术课课长末安昌美,他左边坐着的就是有川了。这个末安课长是什么人啊,来我提前提醒一下: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中野稔和佐川和夫,这两只是一起的。同龄,日本大学艺术学院的同学。

先来的是中野,那年十九岁,日本大学一年级。一九五八年十二月的一个星期天,愣头青中野做了件很欠考虑的事,然后白跑了一趟。

但现在我们缺的就是中野这样的激情啊。

虽然读了艺术学院,对影视行业有憧憬,但中野对影视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基础知识都还一窍不通。在影视界也没有熟人,更不可能认识圆谷英二,也毫无事前预约。但那天,他就直接从东京都练马区的学校,径直来到世田谷区的祖师谷,敲响了圆谷家的大门。

结果老爹不在,接客的是一哥,一个比他年长八岁已经在东京放送电视台工作了近四年的,社会人老大哥。一哥告诉中野,下周六老爹应该会在家的,那天再来吧。于是中野一星期后再次造访祖师谷,第一次见到了圆谷英二。

会面很成功。可以哦,你就不用上学了来直接跟着我学吧,老爹很乐意收下这个弟子。但是中野不能这样,都录取了,已经入学了,父母也出了学费了,总不能说不上就不上了吧。老爹说,不要紧,那你时不时来我这里玩吧,还可以带你去参观东宝砧摄影所。从此中野就三天两头出入于圆谷家了,特别是里面的那间圆谷研究所,后来的金城哲夫也正是这样的。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中野回到学校,就兴奋得跟好基友疯狂安利。那就是佐川,也想进入影视界的大一新生。这回连日期都记得很清楚,一九五九年一月二日。世间在过年放假,中野拉着佐川来到祖师谷,把他推进了老爹家的大门。

中野和佐川两人成为研究所员,就在圆谷研究所里夜以继日研究着逐帧摄影啦,光学摄影啦,还可以去东宝砧摄影所打临工。三年后的《金刚对哥吉拉》有用到逐帧摄影的场景,就是老爹拿到圆谷研究所里,由这两个人完成的。

两人第一次参加摄影现场,是一九五九年上映的超级大作,东宝创立以来第一千部影片纪念作《日本诞生》。学生嘛,可以慢慢边走边看边想,体验后了再决定自己到底要走什么路。

这个分歧点发生在一九六一年,佐川参加科幻战争片《世界大战争》的特殊技术班现场,在圆谷组担任了摄影助手。佐川决定,自己更喜欢摄影现场,将来的志向就是成为摄影技师。中野则是观赏了同在一九六一年上映的奇幻大片《莫斯拉》,合成技术太赞了,看啊,那些小美人的场景。中野决定,自己要精学室内合成作业,将来往这个方向走。高野则跟他们两个志向又都不同,高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了,将来的方向就是成为老爹这样的人,特技监督。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在一年前连载开始时,最初几章走马灯似的高速把老爹在东宝的大片过一遍,正是为了日后像今天这样讲故事时铺路啊。在这个圆谷研究所,后来圆谷制片厂在各方向的,最精锐的三员年轻的大将就这样诞生了。再加上一九六〇年进来的金城,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圆谷四天王。

【次回预告】

发起人六人,五十五年前的那个四月份,圆谷特技制片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业界哗然,东宝震动,很快圆谷制片厂就接到了成立后第一张订单,来自老爹过去的弟子。一九六三年秋,圆谷制片厂的处女作上映了。

【今周的本家特摄列传】

特摄魂~讲道理的特殊技术(十一)皮套人是特摄,特摄不是皮套人

严格定义上,特殊技术是什么,特摄是什么,特技监督是什么,特技监督和一般的本篇监督到底哪里不同。以前也花过足够多说明文来解释这些东西了,在抽象的解释后说好的尽量形象地讲解制作工程和技术,却是迟迟没来,到来之前就砍掉了,今天再开。

圆谷英二对特殊技术的定义:现实中无法见到的视觉形象,或是难以见到的视觉形象,将这样的视觉形象影像化的技术。这句话虽然已经重复过很多遍很多遍,抽象终究是抽象。监督的性质是演出家,监督的工作是演出,特技监督演出什么,跟普通本篇监督演出的对象有什么不同。稍微形象一点能怎么描述,我是从佐川和夫特技监督的一句话开始印象深刻的。

佐川:比如怪兽的人偶服的演出作业当然是有的,但是老爹说了,仅仅只是怪兽的演出而已,不能说是特技监督。

什么意思呢。你叫人造好了楼房的微缩模型,你叫人摆好了街市布景,你叫人造好了怪兽的人偶服,你叫人穿上这衣服扮成怪兽,然后站在楼房的微缩模型组成的街市布景中。好了,摄影机对准,灯光对准,可以开拍了。光这样,不叫特技监督。

为什么:普通的监督拍摄的是“剧”,他们摄影下来的是,通过摄影机的透镜片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特技监督干什么呢,在这个“剧”之中,把形象和想象,给具体化成影像,就是特技监督的工作。特技监督摄影下来的必须是什么呢,台本上写的形象、想象,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东西。窥视着摄影机的取景器,通过摄影机的透镜片去看,也没有的画面,如果不能摄制这样的画面则不叫特技监督。

模型布景装置设施摆在那里了,替身演员穿好怪兽的人偶服站在那里了,然后你摄下来的是什么:他穿着衣服把模型砸坏了。这叫什么特技监督呢,在摄影棚里肉眼看到的视觉形象就是这样的,窥视摄影机的取景器通过透镜片看到的视觉形象也是这样的,然后观众在屏幕上看到的影像还是这样的。都没有区别,这叫什么特技监督呢。

无论设计出,然后制造出,怎样的楼房还是兵器的模型,怪兽怪人宇宙人还是超级英雄的衣服,那都是准备工作的范畴,不是正式。这一切准备工作是为了什么,正式的演出作业。在现场肉眼看不到东西,通过摄影机的透镜片也看不到的东西,最终在屏幕上可以看到了,那里就是特殊技术的价值存在的地方。

所以为什么一年前在最初的一篇,我选择最最直观简单的例子,东宝商标。继续举直观简单的例子,去给一个当今的正常人看吧,《奥特Q》的片头标题,说这不是CG做的。《奥特曼》的片头标题,《奥特赛文》的片头标题,《归来的奥特曼》的片头标题,《艾斯奥特曼》的片头标题,后略,说这不是CG做的,他信吗。

所以说,虽然《假面骑士》的确对特殊技术用还是用了的,但为什么平山亨在开播前被问是不是特摄时,明确否定回答说这是动作片,亏他还公开说我是圆谷英二粉丝。这就叫懂行的人啊,才越是懂得谨慎谦虚和敬畏心。主体是什么内容,等身大的假面骑士和怪人去外景地打一架,这跟其他动作片武侠片除了穿的衣服以外区别在哪呢,特殊技术的密度有多大呢。问他的人心理前提是很轻佻的,站在记者采访的立场这很正常,心中理解的因为跟奥特曼同样有皮套人超级英雄打架这个要素,即可以称为特摄了。

奥特曼诞生一刻名场景的特殊技术: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哪些是本篇班的演出,哪些是特殊技术班的演出,这个问题确实不好解释。所以历来为了省事,都说大致是,注意是大致是,人类的场景是本篇班的、皮套人的场景是特技班的。然而有特殊技术的皮套人和没特殊技术的皮套人,一些这样的例子你可以看到实质的分班原则,比如同一集之中的场景。

这是 实相寺昭雄监督的演出: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是 大木淳监督的演出: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哦,那么等身大就是本篇,巨大化就是特殊技术了吗。也不是这么说: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特殊技术无处不在,如何能将特殊技术的影像最大限度地融合进本篇影像中,这是我们说过很多次的,老爹从一开始就在追求的最高效果。

没有皮套人的特殊技术一例:

下回就开始说制作工程。

【后记】

因为经常在文中联动到过去文章的地方太多,上上次试了一下不在文中联动了,而是全文最后注释形式,但是效果更糟。不搞注释了,以后也不搞太多联动了,不为没看过旧篇的观众操太多心了。也搞个后记栏,这个后记栏预定当作问答栏目,每回的后记对前一回的评论中针对文章内容的提问,能答的就答,第一回先就这样。如果是完全没有提问的时候,那后记栏目也要改为《奥特五大赘言》来填坑了。.

.

转载请注明:游视界 » 圆谷研究所到底是什么玩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京ICP备14028312号-3